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硅谷F4没有中年危机

来源:The Valley Multimedia

作者:陈茜&Jill

美国时间周三,美国四大科技公司——脸书、谷歌、亚马逊和苹果的掌门人首次同框,参与国会众议院的反垄断听证会。

仅一天之后,这四家硅谷巨头公布财报,成绩单全部超出预期,在盘后股价呈现大涨。

这是一个华盛顿担心,而华尔街欢呼的尴尬而又不乏讽刺的场面:“网络经济皇帝们”已经势不可挡了。

历史首次,四大科技巨头

掌门人齐聚反垄断听证会

这场让全民吃瓜的国会听证,简单概括而言——

人物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Jeff Bezos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

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

(Jeff Bezos,蒂姆·库克,Sundar Pichai,马克·扎克伯格)(Jeff Bezos,蒂姆·库克,Sundar Pichai,马克·扎克伯格)

内容

国会山上的议员们--虽然他们其中很大部分人不见得清楚科技巨头们到底在做啥--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不爽这四家公司很久了。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反托拉斯小组对技术巨头的权力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调查之后,这些技术主管将回答立法者的问题,该调查涉及130万份文件以及数百小时的听证会和闭门简报。

原因

这四家公司决定着数十亿人的沟通,学习,工作,购物和娱乐方式。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将民众留在家中,美国人对这些平台的依赖加剧了。此外,随着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公开挑战硅谷的力量,听证会就来了。

下一步

科技巨头正在接受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的调查,这些监管机构可能会提起诉讼甚至强制拆分。国会的主要职责是制定反垄断法。众议院议员的结论(将在未来几周的报告中预期)可能会重塑科技产业。

本次听证会主席、民主党代表戴维·西西里恩(David Cicilline)在听证会一开始就给了四位科技巨头掌门人一个下马威,呼吁:“我们不应该在网络经济的皇帝面前屈服。” 西西里恩质疑这四家公司监视竞争对手的能力以及“滥用”其保持霸主地位的能力。这样的能力“正在杀死构成美国经济引擎的小企业以及制造业的整体活力。”

(民主党代表 戴维·西西里恩)(民主党代表 戴维·西西里恩)

四位掌门人的参与,也同时意味着他们正在面临的美国舆论压力,比如是否做到彻底遏制隐私权侵犯,错误选举信息、种族主义和暴力内容扩散。每个公司面临的质疑点稍有不同。

苹果

会在App Store上惩罚竞争对手以吸引更多客户吗?

(苹果首席执行官 蒂姆·库克)(苹果首席执行官 蒂姆·库克)

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周三向众议院委员会作证时表示,苹果公司不是个垄断企业。而iPhone在智能手机中也不占主导地位,事实上,谷歌的Android才拥有占据全球主导地位的操作系统。库克认为,苹果公司激发和发展了庞大的移动软件市场。

苹果面临的指控在于,该公司武断地对应用开发者执行规则要求,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扼杀他们的业务。其中两名众议员质疑道,苹果在2018年推出自己开发的同类工具后,就删除了一些手机上的家长控制应用。美国媒体去年报道了这些应用被下架的情况。库克辩护说,苹果下架这些应用是出于隐私保护考虑,而不是为了避免竞争。

在业界,App Store规则的不平衡一直是苹果平台上开发者不断抱怨的问题之一,而库克否认苹果区别对待部分开发者。

谷歌

首席执行官发誓不会操控2020年选举

(谷歌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谷歌首席执行官 Sundar Pichai)

Google首席执行官皮查伊(Sundar Pichai)面临俄亥俄共和党众议员乔丹(Jim Jordan)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乔丹表示,他担心谷歌将定制其搜索引擎,以在与11月大选有关的搜索中让民主党候选人推选的乔·拜登胜过特朗普总统。

当乔丹要求皮查伊向美国人承诺Google不会在2020年大选中支持拜登时,皮查伊说:“我们没有任何在政治上倾斜的举动。”

而乔丹坚持让谷歌做出承诺,皮查伊最终同意:”Google不会倾斜其功能来帮助Biden,我们将继续以中立的态度行事。”

(俄亥俄共和党众议员 Jim Jordan)(俄亥俄共和党众议员 Jim Jordan)

就在最近,谷歌可能面临非常直接的危险,总检察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几周之内就其在数字广告市场上的优势向司法部提出反垄断诉讼。

该公司还受到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领导的48个州的联盟调查,该联盟关注数字广告。其他州也在调查谷歌在在线搜索及其移动操作系统方面的主导地位。

除此之外,谷歌在收集数据的方式以及如何处理YouTube等服务上的虚假信息方面也受到批评。谷歌以21亿美元收购设备制造商Fitbit Inc.的交易正在进行广泛的反垄断审查,这项收购被视为对监管机构的考验。

尽管皮查伊先前曾于2018年就反保守主义偏见向司法委员会作证,但由于他当年跳过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就外国大选举行的听证会而激怒了立法者,已经被国会标记为“Google”牌号背后的空位主席。

亚马逊

是否使用卖家的数据来自助?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 Jeff Bezos)(亚马逊首席执行官 Jeff Bezos)

听证会开始约两个小时后,对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首次询问终于由华盛顿特区的众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尔(Pramila Jayapal)提起。贾亚帕尔注意到小组委员会对亚马逊的主要关注:该公司是否利用从平台上其他卖家收集的数据来谋取利益?

贝佐斯说:“我不能回答是或否。我们有一项政策,禁止使用卖方专用数据来帮助我们的自有品牌业务,但我不能向您保证该政策从未被违反。”

批评者认为,亚马逊员工可能已经使用这些数据来创建零售商自己的自有品牌产品,贝佐斯告诉立法者,公司仍在调查中。

贾亚帕尔指出,亚马逊可以访问有关消费者习惯,卖家的价格和库存数据的信息,如果用于做出有关亚马逊自己产品的业务决策,那么大量的细节可能会被滥用。

Facebook

是否通过购买Instagram以压制竞争?

(Facebook首席执行官 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首席执行官 马克·扎克伯格)

司法委员会主席纳里(Jerry Nadler)敦促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解释为什么他的公司在2012年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Instagram。这是这家社交媒体巨头面临的竞争问题的关键部分。评论家指责Facebook购买或复制竞争对手(例如Instagram和WhatsApp)来压制竞争。

纳德勒在调查中说,该委员会从Facebook获得文件,扎克伯格将“中和竞争对手”作为收购Instagram的理由。纳德勒说:“ Facebook认为Instagram是一种威胁,它有可能把业务从Facebook上夺走。因此,Facebook收购了它”。

扎克伯格指出,联邦贸易委员会当时同意了合并。他说:“事后看来,Instagram显然已经达到了今天的规模,但当时还远远不够。”

一场“比谁更无辜”的大型表演舞台

听证会之后,有媒体总结了四位科技大佬的口头禅,以下几句光荣上榜:

1)我们的规模还没那么大(CEO们试图证明公司影响力有限)

2)我们对美国有益(CEO们夸耀公司以帮助增长就业和加速创新等方式帮助美国)

3)我们会尽快回复您(每一次CEO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说他会在公司调查此事后再回复)

4)该被忌惮的不应是我们(甩锅竞争对手或海外公司模式开启,以转移注意力)

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景象:这四人经营着价值近5万亿美元的公司,其中还有两位世界上最富有的个人。而他们在国会争辩,自己的企业没有那么强大。

纵观媒体评论,还有一个有意思的角度,是一些观察家分析,这四位高管的刻意着装和行为。相比一群戴着口罩的国会议员稀疏地坐在国会山上的听证会大厅内,俨然一支严阵以待的军队;四位高管出现在视频中的形象确是无比“亲民”,俨然要把自己和“权利”、“垄断”、“万亿”等字眼分割开来。

皮查伊:带细微纹路的灰色领带,尽管背后墙饰纹理更加抢眼。领带和灰色西装以及他的头发胡子搭配完美。他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的书桌上,散发出一种和善的平静。

扎克伯格:纯白色背景,着蓝色西装,系蓝白领带,背景略显单调,这让他本人更加突出。

库克:浅灰色领带,深灰色西装外套,身后一排禅意十足的绿色植物;期间偶尔拿马克杯喝口茶。

贝索斯:第一次在国会前露面,深色西装和领带,在温暖的灯光和木书架的衬托下,显得较为柔和。身后有各种花瓶和小装饰品。在镜头拍摄不到的地方放着不少零食,偶尔吃一口。

他们想说服来势汹汹的议员们,科技巨头们并非垄断市场的恶龙。他们要展现的形象不是美国队长,而是一个普通的路人甲。

但显然,国会对科技公司的调查才刚刚开始。

拆分?可能性很小

看到周三科技巨头的掌门人们被国会听证时,不少人想到了22年前的比尔-盖茨。

1998 年,盖茨与多名科技产业高管出席国会听证会。盖茨当时表示,政府不能限制创新。而就在那次听证会不久,美国司法部就起诉了微软,指控它违反了反垄断法。法官最初曾裁定微软应当分拆,但所幸微软通过上诉,避开了被分拆的命运。但外界认为,这次的反垄断案是盖茨在 2000 年退休的原因之一。

(微软CEO 比尔-盖茨)(微软CEO 比尔-盖茨)

盖茨去年在接受财经媒体 CNBC 采访时就表示,反垄断案当年对微软非常不利,分散了公司注意力,同时他仍然对法官最初的裁定不满,认为不希望任何公司遭遇被分拆的命运。

虽然不少国会议员提出要拆分大科技企业,但目前从市场的预判来看,可能性非常小。不过说到拆分,苹果倒是要拆分了,不过拆的是股票… 原因是:股价太高了不利于交易。

Crisis? What crisis?

科技巨头们百毒不侵

最后转到周四盘后公布的财报上,不得不感叹一句:科技巨头们太强了。彭博社用这个标题来形容这四大巨无霸的财报:Big tech goes big. 经济学人也用这样的句式形容谷歌的商业模式:Crisis?What crisis?简单说来,科技巨头们目前就是百毒不侵。就算在周四美国公布的有史以来最差的GDP数据 -- -32.9% -- 以科技股为权重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依然收盘时翻盘收涨。

而在盘后,四大科技公司公布财报,由于业绩超出了华尔街的预期,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Alphabet在盘后的交易量大幅增加,出现全线大涨。

财报方面:

亚马逊

财报表明,尽管在新冠疫情中为了保持仓储的货物运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亚马逊仍然盈利可观。公司利润超出了市场的普遍预期,每股收益为10.30美元,营收为889亿美元。

苹果

事实证明,经济封锁对苹果来说是有益处的:因为长期的居家令,消费者纷纷抢购新的iPhone,iPad和Mac以保持工作和社交上的连接。同时,苹果公司营收大幅度好于预期,并宣布了4比1的股票分割。

脸书

财报显示,Facebook从疫情引发的负面影响以及此前上百品牌抗议并撤销广告的混乱中恢复了过来。脸书公司的销售额超过最高预期,收入跃升11%,达到187亿美元。关于当前的广告商抵制,该公司表示,7月的前三周与第二季度的增长率一致。

谷歌

财报显示,公司收入首次出现下降,但Alphabet利润有所上升。广告销售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1%。但是总体收入并没有华尔街担心的那样糟糕,下滑了2%。其中,耀眼的收入贡献来自于YouTube,带来了38亿美元的收入

最后,推荐大家去读读《经济学人》这几天上线的一篇文章叫做《谷歌的中年危机》。当中描述了Google的业务日趋成熟,其文化不断变化以及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这表明了衰老的迹象。文章表示谷歌这样的科技企业需要处理自己的中年危机感。

确实,没有公司能永远保持高速增长,谁都逃不过商业周期的魔咒。但对于硅谷F4来说,就算是迈入了中年,单从财报和资本市场的热情上来看,Crisis? What crisis?

参考资料: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7-28/four-tech-giants-gird-for-tough-hearing-in-house-antitrust-probe

https://www.npr.org/2020/07/29/894802424/watch-heads-of-amazon-apple-facebook-and-google-testify-on-big-techs-power

https://www.npr.org/2020/07/28/894834512/big-tech-in-washingtons-hot-seat-what-you-need-to-know

https://www.cnbc.com/2020/07/29/big-tech-including-apple-and-facebook-report-earnings-late-thursday-which-could-mean-a-crazy-market-day-on-friday.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